天博體育網

天博體育網

我的墓碑上 會寫我是個爵士攝影師:威廉-克拉克斯頓

yabo1152.com

鮑勃.迪倫、法蘭克.辛納屈這些從來不情愿與人合作的音樂巨星,卻在他的鏡頭下自然親和,他為切特.貝克、邁爾斯.戴維斯留下的照片,成為一代人沉迷西海岸爵士的珍貴資料。隨著威廉.克拉克斯頓這位上世紀爵士黃金時代見證人的辭世,他的攝影集《爵士生活》(Jazz Life)也在亞馬遜上脫銷,而人們重又開始懷念那個早已煙消云散的自由爵士時代。

上世紀50 年代,克拉克斯頓蟄伏在洛杉磯街頭的爵士酒吧,與音樂家們私底下結為摯友,并拍攝下查理.帕克(Charlie Parker)、邁爾斯.戴維斯(MilesDavis)、瑟隆尼斯.蒙克(TheloniousMonk)、切特.貝克(Chet Baker)、斯坦.蓋茨(Stan Getz)等一代爵士巨匠的肖像。

克拉克斯頓從不視拍攝對象為陌生人,他標志性的攝影風格,就像音樂一樣充滿感情。他坦言:“技術上說,我毫無秘密,唯一的秘訣就是通過與音樂家相處,得知他們的恐懼。”

克拉克斯頓總會花上很長時間與音樂家相處,從而培養出親密無間的關系。他說:“我太高了,如果他們無法習慣我,那就太礙手礙腳了,不過,最后他們總會把我當成背景的一部分,相當于另一個麥克風??”

不管是黑人還是白人音樂家,都會主動邀請這位白人攝影師去家中拜訪,他們習慣一邊聊天,一邊任由克拉克斯頓按動快門,捕捉住他們最真實而敏感的瞬間。毫不夸張地說,克拉克斯頓改寫了爵士樂史。那一代爵士傳奇人物很多都因染上毒品而過早地終結了音樂生涯,爵士樂迷們不得不從那些定格在膠片上的瞬間,遐想并緬懷當年美國西海岸的那片爵士勝景。

《爵士樂的歷史》(The History ofJazz)一書作者、著名爵士評論家泰德.喬亞(Ted Gioia)曾用“賦予西海岸爵士神秘氣息”來總結克拉克斯頓的功勛。當時,東海岸的評論家對剛剛興起的“Cool Jazz”尚不以為然,克拉克斯頓卻搶先用他全新的視覺語言,吸引了那些對爵士一知半解的樂迷。

看過克拉克斯頓作品的人們,視線總是久久不能離去,如同沉迷到某段爵士樂中。克拉克斯頓總是試圖在作品中抓住藝術家、樂器和音樂之間的內在張力。幾年前,他這樣告訴爵士樂評論家唐.海克曼(Don Heckman):“對于攝影師而言,照相機猶如爵士音樂家的樂器。這是你可能會忽視掉的工具,但是你卻必須用它來表達心中所想。”

克拉克斯頓似乎更愛拍黑人樂手,有一次,他對《時代》周刊的記者說:“紐約爵士界看到我的照片都為之震驚,因為我們這兒的音樂家總是滿頭大汗,我告訴自己,這有什么,就是‘大汗淋漓’才叫Cool。他們在海灘上演奏音樂,甚至穿著夏威夷T恤,這里到處都有陽光。”西海岸的“Cool Jazz”正是以其獨特的舒暢、陽光、閑適征服了無數爵士樂手,令他們紛紛西行“取經”。這時候,紐約爵士的正襟危坐就顯得太傳統了。

上世紀70 年代,盛名在外的克拉克斯頓再次遷回洛杉磯,當時的他已經在紐約及歐洲生活工作多年,他表示,相比那些咄咄逼人、自私自利的大城市,他更習慣加州。只是那時候的音樂產業已經發生劇變,那些惱人的律師、經紀人、保安使他再也無法與音樂家隨意地接近,“我們不可能在規定的20 分鐘內完成動人瞬間的捕捉,在保安面前,我們也無法邊演奏音樂,邊在桌上跳舞。我總覺得,攝影與爵士一樣,是自然而然發生的,核心在于即興和自由”。

前幾年,國內曾引進一部傳記紀錄片《可見的爵士》(Jazz Seen),其中的主人公即威廉.克拉克斯頓。1927 年,克拉克斯頓生于加州一個中產階級家庭,母親和兄弟都是音樂家,雖然克拉克斯頓最后沒有完成鋼琴的學習,但他十分熱愛音樂,年幼時就常常乘坐巴士到洛杉磯聽埃靈頓公爵(Duke Ellington)等人的現場演出,當時,這些音樂家還都是無名小卒,出于好玩,小威廉開始順便帶上一架照相機,邊聽音樂邊在爵士酒吧里上竄下跳,以尋找更好的拍攝角度。

克拉克斯頓似乎與生俱來就能與攝影對象打成一片。在一次采訪中,他回憶起十幾歲時,用4×5 大畫幅相機拍攝傳奇薩克斯手查理.帕克的經歷。當時,“怪鳥”正在洛杉磯市中心位于第七大街的蒂梵尼俱樂部演出,他們相談甚歡,直到俱樂部打烊,仍覺意猶未盡。于是克拉克斯頓把他和一些年輕的樂迷,帶回了自己位于La Ca?ada 牧場的家。他把臥室即興搭建成了攝影棚,為帕克拍攝了幾張標準的肖像照。克拉克斯頓說,在查理.帕克被毒品困擾的短命一生中,從未比那晚更高興過。事后,克拉克斯頓的母親還責怪兒子,為什么不給客人弄點吃的。

有故事的照片多著呢。其實,克拉克斯頓多數作品都不是誕生于音樂會上。在他拍攝的著名薩克斯手亞特.派伯(Art Pepper)的照片中,派伯把薩克斯夾在臂下,走上山坡,“派伯那天剛從戒毒所里放出來,”克拉克斯頓介紹道,“他正在Echo 公園里等著買些,但他那天有些神經兮兮,因為之前他差點在開湯罐頭時把手指割掉。”

2005 年接受《愛爾蘭時報》采訪時,克拉克斯頓表示,是切特.貝克開啟了他對攝影的熱愛。“貝克脾氣古怪、極難相處,卻有著完美的體格和一張蒼白而神經質的面孔,最瘋狂的是,他竟缺了一顆牙,他總是處于自我掙扎的斗爭中。”克拉克斯頓總會在拍完切特.貝克后,心急如焚地趕回暗房連夜工作,他回憶說:“當顯影盤中出現貝克的臉時,我總忍不住驚呼,上帝啊,這就是切特,就像個電影明星。”就像那張著名的把頭埋進鋼琴里的照片那樣,克拉克斯頓總能抓住切特.貝克不經意中流露出的自戀又浪蕩的美。

克拉克斯頓透露,自我沉迷的貝克在男人面前很被動,在女人面前又極依賴,他是被男人和女人一起寵壞的。他坦言,這些年來,他始終在攝影創作中尋覓著切特.貝克的某種特質,那就是一張會說故事的臉。從1951 年開始,克拉克斯頓長達6 年對切特.貝克的持續拍攝,記錄了這名天才小號手的成名經歷,也成為克拉克斯頓本人最為標致性的作品。

50 年代后期,克拉克斯頓將相同的方法帶入時尚圈,只要能夠伴著音樂跳起舞來,他也同樣能為模特拍照。60 年代,他為名模妻子佩姬.莫菲特(PeggyMoffitt)拍攝的真空照,突破了女性攝影的新邊界。克拉克斯頓說:“我老婆看上去令人饞涎欲滴,這很好,這些照片鼓勵女性大方地展露軀體美。”他還執導了《Basic Black》一片,被認為是史上第一部時尚電影,現為紐約MOMA 所收藏。

在成為《Life》雜志的御用攝影師后,克拉克斯頓陸續為法蘭克.辛納屈、芭芭拉.史翠珊、斯蒂夫.麥克奎恩等一線大明星拍攝肖像,這些在普通攝影師看來心驚膽戰的拍攝任務,在威廉手中駕輕就熟。大明星們向來唯我獨尊,卻在他的鏡頭下變得自然親和。他甚至與麥克奎恩成了好朋友,也許是出于飆車的共同愛好,克拉克斯頓還為后者拍攝了許多駕車飛馳的野性相片。

雖然克拉克斯頓出版過13 本攝影集,而當他被問及自己將如何名留史冊時,他說:“我想,我的根還是深扎于爵士中,在我的墓碑上,會寫我是個爵士攝影師。”

Tags: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Back to top 财神捕鱼app真人 北京快3玩法及中奖规则 20200402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鼎金投资 香港股市行情查询 宿州期货配资 内蒙古快三专家预测 山西十一选五今天开奖 广西快3遗漏数据分析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的结果 河南快三和值走势图表 江西多乐彩是什么意思 河北20选5app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助手 给我查3d开奖号码多少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表格 精准平特二尾连高手榜